浙江传统建筑大木工艺硏究

by Shi Hong Chao, 2016, Southeastern University Doctoral Paper

  • 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快速发展,传统建筑营造面临着急速的转型,传统工艺无人问津,后继乏人。笔者调研的传统大木匠师中,不少九十岁以上的老匠师还在工地上坚持,五六十岁的为主力军,四五十岁的壮年旺师凤毛麟角,四十岁以下的则极难寻觅。大量区域的传统营造匠艺已经失传,而尚保有传统营造活动的一些区域,随着老工匠们的相继老去,多地也面临传承断链的危险。因此,对传统建筑营造匠艺进好抢救性研究,仍然是建筑史学界不能放松的重要任务,是与时间赛跑的工作。
  • 但另一方面,浙江是一个经济发达的省份,持续的开发热潮,使得浙江在传统建筑遗产和传统匠师流失方面情况惨烈,抢救性研究刻不容缓。
  • 本论文从实证的角度,以浙江当代大木师傅的技艺调研为主要依据。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建筑营造技艺也一直在发生着变化。在组织上,绝大多数匠师都己经被纳入到由个体所有制或集体所有制转变成的现代私营企业中;在加工工具上,越来越多的现代机械设备被运用在传统建筑营造中;在营造尺制上,有些匠师采用传统鲁班尺与现代公尺的双尺制,但更多匠师己经完全抛弃鲁班尺,改用公尺。但是,他们的设计和施工体系、思维体系还是传统的,现代化企业只负贵项目的管理工作,具体的营造还是依靠把作师傅按照传统方式来掌控的。如果不及时将之做出总结提炼,浙江就会和苏北、东北等地一样,传统工艺再也无人可寻,只能从实物中主观分析了。
  • 在研巧中,必然要面临区分传统与非传统的问题。论文希望尽力获取师承传递的老做法,得到较为纯粹的传统营造匠艺。但在具体工作中,笔者发现达到这一目标是非常困难的。在当下的营造中,有承继传统的做法,但也有很多做法己经做了现代化的改变,工艺、形制、材料、工具都在发生着改变。变化是必然的,是时时发生的,因此研究的对象可以称之为”当下的传统”,笔者只是尽量做到厘清哪些是传统承继下来的老工艺,哪些是经过改良的新做法,但是该个区别的边界往往是模糊的。
  • 本论文采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方法是进行对比研巧。论文在宏观、中观、微观3个层次上进行对比研究。宏观层面是浙江省与其他相邻省份间的对比,中观层面是浙江省内几个区划范围间的对比,微观层面是一个区划范围内不同地方、不同营造团队间的对比。宏观层面的对比凸显浙江省与周边相邻省份间的建筑互动和彼此间的渊源关系;中观层面的对比,明确浙江几大区划类型间的典型差异或相互关联;微观层面的对比则凸显浙江传统匠芝的多样性和个性化特征。
  • 兰个层面的对比在内容上都包括建筑形制、营造工艺两大类。建筑形制的对比既有可视的显性形制,又包括不可视的隐性形制。建筑的构架类型、结构方式,梁、柱、擦等大木构架的尺度与形状等都是湿性形制;而构件间的禅卯则是隐形形制的主要部分。在营造工艺的对比中,论文将对各地各营造团队间的杖杆、讨照法等方面进行细致的挖掘。

渐江传统大木营造基础

  • 传统建筑木作工种主要分大木作和小木作,相应的工匠称为大木匠和小木匠。在民间,大木匠和小木匠的区分往往并非那么清楚,很多工匠都是大木、小木兼做,常根据需要灵活变化,甚至还包括做家具的细木。笔者采访的很多工匠,跟着师傅学好大木后,找不到活干,就改为做家具,后来文物建筑修镶的活越来越多,又重新回到大木行当里来。
  • 传统的营造都是由一名把作师傅带领几位到十几位工匠组成小营造团队接活做。团队成员包括:把作师傅、一般的大木师傅、半作师傅、徒弟和蛮工等五个级别。过去学徒的规矩是跟着师傅学3年,这3年是没有工钱的。H年过后再给师傅做3年,这3年有工钱,但工钱比较低。做完六年后,不管选择自己做,还是继续跟着师傅做,都可W拿到正常的工钱了。营造团队中的半作师傅就是3年学徒期己满,还要跟师傅做3年的人。徒弟则是还在3年学徒期的人。蛮工则是做小工、杂活的人。
  • 笔者调研的匠师,并非都学完了H年,学徒3年后还拿很少工钱跟着师傅做3年的人就更是寥寥无几了因此在现在的营造团队中,只有把作师傅、一般大木匠师和蛮工3个层次的匠师,半作师傅和徒弟几乎没有了。
  • 这种由把作师傅带上几名到十几名工匠接活做的小营造团队在浙江还存在,但数量己经越来越少,工程一般都在把作师傅的家乡方圆不远的地方,因技术好、口碑好,而得到活干。所接任务大多是民间集资的庙宇、祠堂等新建或修簿。温州瑞安的徐启礼师傅、临海的徐文彪师傅都采用这种模式。跟着把作师傅做的也都是本乡本王的匠师,大家长期合作,配合默契。
  • 浙江多数营造队伍都是由正规古建筑公司管理的,按规模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小型公司
    化的团队,如宁波粪中兴老师所带领的团队、温州瑞安李景广的团队。工匠以当地匠师为主,做”生活”也以当地的项目为主。团队的头是管理的人,负责找项目、买材料、给大家发工资。管理者与团队中技术头目把作师傅联系最为紧密,大家常常合作许多年头。糞中兴老师团队中的把作师傅主要是任明华师傅和庄永伟师傅。任师傅75岁了,是把作师傅中年龄较长的一位,庄永伟师傅52岁,在把作师傅中属于非常年轻的一代。李景广经理下的老司头则是合作已经20年的王焕重师傅。王焕重师傅的弟弟王焕读是木工房主管,代替李景广经理进巧施工现场的管理,包括材料、安全等的管理。第二种是大型的古建筑公司。浙江的临海市古建筑工程公司、杭州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东阳方中古建公司等都是这种类型。大木底师们与公司是较为松散的聘用关系,并不是公司里的固定员工。
  • 公司最为重视把作师傅,一般都希望与好的把作师傅保持稳定的合作关系。持别是现在工匠越来越少,懂行的把作师傅更是少之又少。
  • 浙江目前还出现了一种行业协会的组织方式。过去在外做工的同乡匠师们会成立营造行会,比如1918年在上海成立的”浙宁水木公所”就是宁波籍的工匠们建立起来的同乡团队。这些同乡团队本着”亲帮亲,邻帮邻”的互助精神。但这种行会在解放后基本被取消了。解放后到改革开放前,匠师们不能独立做工,基本都得加入集体组织的合作社。当前,浙江成立的比较好的协会是永嘉县古建筑协会,送是一个民间组织。工匠师傅每年向协会交纳200元的会费,协会介绍工程给旺师。同时,协会组织培训,并有专职管理人员,负责项目的质量管理、检查等工作。协会同样重视带班师傅,目前共有带班师傅七八个。协会作为一个新事物,容易被年轻一些的匠师所接受,目前协会中年龄最大的匠师62岁,最年轻的30几岁。参加协会的带班师傅全都是五十多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