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北明清木构建筑营造技艺研究

Introduction

  • 近年来,华南理工大学的程建军教授的《岭南古代大式殿堂建筑构架研究》涉及到粤北地区几处殿堂的研究,大范围的研究工作尚未展开。本文研究的内容在建筑类型上主要包括学宫、会馆、寺院、祠堂、衙署、大型民居、园林中的主要建筑以及建筑群中的次要建筑,是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的一类建筑。由于粤北地区位置的特殊性,传统建筑大量而广泛的存在于乡土社会中,其建筑形制、等级以及设计水平更容易受到地域、功能、习俗、业主、匠师等不同主客观因素影响制约。
  • 于粤北传统建筑的广泛性、多样性,建筑大木构架中往往保存较多的原生性的特点,将会更直接的反应出早期岭南木构架的传承关系,粤北地处赣粤古道,尤其南雄是古代进入广东的必经之道,木构架设计法则将体现起承转合的影响力。粤北地区传统建筑在建筑构架的表现上为更多的灵活性、多样性、复杂性与开放性,对其发展演变的脉络的梳理、设计规律的总结与设计方法的探索将有助于对岭南殿堂建筑大木构架的研究,同时也是岭南传统建筑研究的有益补充。
  • 以梁思成、刘敦桢等为代表的第一代建筑史学家就对中国古代建筑大木构架进行了系统深入的研究,以二人为主要研究者的营造学社展开调查、测绘,研究了大量古建筑实例,发表数十份科学调查报告和图纸,为大木构架研究积累了详实可靠的例证;梁思成细致研究了《清工程做法》、《营造法式》两部古代典籍,为后人研究大木构架奠定了坚实基础。先后完成的著作主要有《清式营造则例》(1934 年)、《营造法式注释》(卷上)(1980 年)、《中国古代建筑史》(刘敦桢 1980 年)、《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技术(战国—北宋)》(陈明达 1990 年)、《中国建筑类型与结构》(刘致平 2000 年)、《应县木塔》(陈明达 2001 年)、《中国住宅概说》(刘敦桢 2004 年)、《中国建筑史》(梁思成 2011 年)等。

国内对于古代建筑大木构架的研究

  • 一批古建筑学者从各自不同角度对中国古建筑大木构架进行详细、深入研究,取得一批丰硕的研究成果,其中影响力较大的有:陈明达先生《营造法式大木作制度研究》一书,结合现在保存实例对《营造法式》中规定的大木作制度进行详细阐释;杨鸿勋先生《建筑考古学论文集》,将考古学引入古建筑研究领域中;潘谷西先生的文章《营造法式初探》(一、二、三、四)中提出《营造法式》与江南建筑有着密切关系,对法式中殿堂、厅堂、余屋的用料、构造、建筑式样的区别进行详细阐释;并将古代建筑的长、宽、高从大木制度的角度剖析为建筑类别、正面间数、间广、檐柱高度、屋深、屋顶样式、铺座、材等八个方面,化繁为简,为古建筑构架研究提供方向性的指引。徐伯安先生的文章《营造法式斗栱形制解疑探微》、结合实例对大木构架中斗栱形制、布局原则进行清晰、详尽的解释;张十庆先生专著《中日古代建筑大木技术的源流与变迁》、《营造法式变造用材制度探析》(一、二)、《营造法式研究札记—论以中为法的模数构成》、《营造法式的技术源流与江南建筑的关联探析》、《营造法式栱长构成及其意义解析》、《古代建筑的尺度构成探析》、《从建构思维看古代建筑结构的类型与演化》等文章中立足于江南地区从建筑学、文化学、社会学、类型学、宗教学等多学科、多角度对《营造法式》中大木做法从源流、尺度、用材、技术等角度进行分析;《中国江南禅宗寺院建筑》文中对木构架有较为深刻的认识,研究的侧重点放在江南地区传统建筑,大量的案例研究,文中可借鉴的研究方法较多。潘谷西、何建中著《<营造法式>解读》,作者充分尊重原书的基本理论,用现代的语言及图示对《营造法式》进行解析,见解独到、分析精确、一语中的。
  • 蔡军、张健著《<工程做法则例>中大木设计体系》,将日本建筑史学领域的研究方法和思路,来对中国传统建筑进行解读。在整理、研究《工程做法则例》中古典建筑设计的模数化体系时,运用日本的“木割”理论,能够图表化、形象化地清晰表达古典建筑书籍中繁杂的文字,系统化解读其设计技法。郭华瑜《明代官式建筑大木作》,对大量明代官式建筑遗构进行了考察、测绘,并对比分析了明代官式做法与宋、元、清各代官式建筑做法的异同之处,对明代大木构架的传承和发展进行了分析与总结,大木构架的类型有殿堂结构形式、厅堂结构形式、柱梁结构形式、楼阁结构形式;并分析了大木构架的平面构成、剖面、立面构成,进而分析了屋顶的做法、斗栱的类型等。

国内关于传统营造技艺的研究

  • 了解古代建筑制度和技术,主要从梁思成、刘敦桢等《<营造法式>注释》(梁思成)、《清式营造则例》(梁思成)、《营造法原》(清 姚承祖)等历代建筑技术专书,1983 年文化部文物保护护科研究所主编的《中国古建筑修缮技术》是对传统古建修建做出了详细的指导;1991 年马炳坚先生的《中国古建筑木作营造技术》着眼点在于对于北京官式做法及北方地方传统建筑做法,从宏观的角度,较为通俗详尽。2001 年出版的《中国古代建筑史》(第一~五卷),以历史时间为线索,分时期对于中国传统建做出较为详尽的梳理,是中国古建筑技术宏观发展史的巨著;2003 年潘谷西先生主编的《中国建筑史》等,都涉及传统建筑的营造技艺。
  • 井庆升《清式大木作操作工艺》重在做法上,详细记录了大木的构件尺度,及安装方法,记录了我国清代的许多大木作操作工艺。刘大可《中国古建筑瓦石营法》以明、清官式建筑的做法为主线,主要介绍了古建筑土作、瓦作和石作的传统营造方法和法式,包括地基、台基、墙体、屋顶及地面等部位的样式变化、构造关系、比例尺度、规矩做法以及建筑材料等方面的知识。
  • 近年来,各建筑高校建筑学专业博士生也进行了传统建筑木构架营造技艺方面的研究。乔迅翔的《宋代建筑营造技术基础研究》,是对于宋代传统建筑营造技术的问题研究。其认为建筑的基本要素包括工和料。工,即劳动者,包括工匠和役夫;料,即劳动对象;在整个官方营造体系中,由营造机构来进行统辖管理。文中阐述了宋代营造机构的发展沿革及其构成,并且对于宋代工匠、役夫的成分、地位等展开讨论,在建筑的工程管理中如何发挥营造团队的作用,并研究相应的管理运作程序和和管理制度,关注营造工序中的每一个环节,从设计、选址、备工备料、到施工营建,力求还原当时营造的轮廓,对于测量、起重与运输等工程数学的具体技术问题也有展开讨论。后面对于《营造法式》中的功限、料例等条文进行了着重探讨。
  • 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全宝博士的《江南木构架营造技艺比较研究》,文中讨论了江南木构作为我国传统建筑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木材为主要结构材料的建筑体系,传统建筑的营造技艺经过不断发展、完善,成为一个完整科学的技术体系,是东方传统营造水平的代表。江南殿庭构架规模较大,面宽有二至九间,进深达六至十二界,规模形式较高。利用比较研究的方法,通过比较江南周边地区以及北方和中原地区的传统木构架,对江南木构架建筑的历史发展变化进行了探讨,指出作为我国南方重要的营造体系的江南木构架,代表了当时先进的建筑技术水平和技术特征,体现出及江南地区木构营造技艺的地域多样性。
  • 杂志期刊文章有的龙非了的《论中国古建筑之系统及营造工程》、孙大章的《民居建筑的插梁架浅论》、张十庆的《古代建筑的尺度构成探析(一、二、三)》、李浈《官尺·营造尺·鲁班尺—古代建筑实践中用尺制度初探》、张玉瑜的《大木怕安—传统大木作上架技艺研究》、王世仁《明清时期的民间木构建筑技术》等都涉及到了传统建筑营造技术与过程的相关知识。

国内对于岭南大木构架研究现状

  • 一直以来,华南理工大学、东南大学、华侨大学等高校和台湾地区的很多专家学者都倾注大量的心血对岭南地区传统建筑构架与设计方法孜孜以求的进行探索研究,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上个世纪 40 年代以后,以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的龙庆忠教授为代表的一批学者教授,数十年来对许多岭南重要的古建筑进行了大量的测绘和研究工作,发表多篇学术价值很高的论文和专著。如龙庆忠先生的“中国古建筑在结构上的伟大成就”、“南海神庙”、“瑰玮奇特、天南奇观的容县古经略台—真武阁”等系列论文,对岭南古建筑的构架和设计方法上作了考据和论证;陆元鼎、魏彦均教授的《广东民居》对广东民居及祠堂的布局、形制及构架和装饰进行了系统的研究论述;邓其生教授对岭南园林进行详细勘察,对岭南园林的布局格体、设计手法以及园林建筑的形体、体量进行深入探讨研究;吴庆洲教授的“粤西古建筑瑰宝”、“肇庆梅庵”和“德庆悦城龙母庙”的研究对岭南早期的大木式建筑的形制做了详尽的分析;程建军教授多年来一直对岭南古建筑的大木构架进行大量细致的研究,并发表了多篇论文和专著,如“南海神庙大殿复原研究”、“广州光孝寺大雄宝殿大木构架研究”、“广府式殿堂大木结构技术研究”、 “粤东福佬系大木式构架研究”、 “压白尺法初探”和《岭南古代大式殿堂建筑构架研究》对岭南大式殿堂建筑构架和设计方法进行了系统性的总结,提出很多权威的见解等。
  • 李哲扬老师致力于粤东传统建筑大木构架的研究和学习,其论文《潮汕传统建筑大木构架研究》、《潮汕传统大木构架建构方式考察》对粤东潮汕传统建筑的大木构架历史形态、发展规律和建构方式进行了深入挖掘,阐述了潮汕传统建筑体系是广义闽南建筑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同时具有潮汕地区的自身自然地理及发展历史特点,它也是一个相当独立的、具有鲜明个性的区域建筑体系。该文就是针对潮汕传统建筑体系中大木构架的形态式样、构成尺度、设计匠法等多方面进行深入分析研究的一篇论文。同属岭南系统中的一部分,该论文对于本文的写作有很大的参考价值。论文研究的对象包括传统建筑实体与工匠技艺,作者进行了充分的前期调研工作,并通过匠师访谈、摄影、测绘等方式,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首次披露建筑“水布”做法等内容,论文中,对影响潮汕地区传统建筑体系产生与发展的历史、地理因素进行了综合的分析,并简要地回顾了该区传统建筑的发展历史。对部分潮汕传统建筑名词进行了收集、整理、图解等的工作。其中选取了六个突出的殿堂实例,作为整体构架设计的分析对象,着重研究分析了它们的尺度构成设计特点;其余的众多实例则为研究该区传统大木构架的时代特征提供了实物支持。文中对于潮汕大木构架设计法的探讨,主要着力于尺度、用尺、尺法等的探讨,还对潮汕传统建筑中所蕴涵沉淀的古制源流进行了考证分析。
  • 东南大学张玉瑜博士的论文《实践中的营造智慧—福建传统大木匠师技艺抢救性研究》,致力于福建传统营造技艺的抢救性研究,通过现场调研查访,对大木构架设计的主导者—匠师进行系统研究,对福建地区传统建造体系中的木匠技术和大木作技术进行记录、解构与分析研究,另外也对木作雕刻、油作、漆作等进行分析。来揭示左右大木构架设计过程中派系师承、设计尺法、风俗禁忌等影响因素,开拓了大木构架研究的新思路。
  • 台湾著名学者李乾朗先生对台湾传统建筑匠艺进行研究整理,对台湾地区传统建筑设计手法进行系统总结。认为对于中国传统建筑营造而言,中国建筑具有顽强的延续性;继承多于发展;中国建筑具有强烈的普遍性;虽地方与官式、地方之间存有差异,但汉地建筑同属一个建筑文化和技术体系;营造技术体系是实践基础上的操作系统,有其特定规律,如简明性、方便性、习惯性等。

国内对于粤北大木构架研究现状

  • 粤北地区木构架目前的研究少有问津。近年来,程建军教授主持了粤北地区几处学宫的修缮项目,并多次带领博硕研究生深入粤北地区,对古建筑考察研究。
  • 程建军《岭南古代大式殿堂建筑构架研究》该文讲述了岭南古代建筑的地理与历史文化背景,岭南大式殿堂建筑的概念与类型,岭南大式殿堂建筑木构架形式分析,岭南大式殿堂建筑木构架形式再分析,广府大式殿堂建筑木构架的时代特征与加工工艺,岭南大式殿堂建筑木构架中的古制,粤东福佬系大式殿堂大木构架名词与设计方法,岭南古建筑与日本古建筑的关系。文中涉及到粤北地区的韶州府学宫大成殿,并对其进行了简要分析。
  • 民居系列丛书《广东民居》中对粤北地区民居及祠堂的木构架进行了部分研究。广东工业大学的朱雪梅教授《粤北地区传统村落形态和建筑文化研究》关于粤北地区的传统民居构架类型有部分研究,还有一些学者对于粤北的构架有零星的研究工作,更大范围的研究工作尚未展开。
  • 岭南建筑经典丛书岭南古村落系列《走进古村落》粤北卷,从村落聚居入手,谈及村落文化在地域上表现出的水乡文化、山居文化、海洋文化的特点,又因移民南迁及向海外拓展的缘故,同时表现出移民文化和侨乡文化等多样性特征,内容涉及到粤北的12 个古村落,主要从文化、装饰角度来讨论民风、民俗,关于传统建筑营造技术,木构架的相关理论几乎没有提及。

国外相关研究

  • 研究中国传统的木构技术,推而广之到国际范围,那么主要有关联的还是东亚地区,日本、韩国、朝鲜等地区,尤其是日本,在文化上与中国具有同源性,从唐代吸收借鉴中国的传统技术,而后发展自成体系,研究成果比较丰富。
  •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中国和日本两国建筑文化之间有特定的源流关系,日本建筑界对于大木构架研究的方法、成果值得我们借鉴、学习。日本学者对于建筑理论的研究不仅表现在总体上的全面广泛,而且尤其在建筑细部上,深入而具体。日本建筑史研究作为一门独立的学问,已经取得了很多成果,研究方法也渐趋成熟。浅野清通过遗构修理所作的考古实证性研究,著作《唐招提寺金堂复原考》、《法隆寺建筑综观》、《奈良时代建筑の研究》、《东大寺华法堂的现状及其复原的考察》;关口欣也以遗构为主要研究对象,对所有现存的中世禅宗寺院,从平面、构架、柱高、斗栱、装饰细部等诸方面展开研究,力图寻求其形制,构成及其发展演变的规律,汇编成专集《禅宗建筑的研究》等。关野贞先生试图将一个新的科学方法应用于建筑考古学研究上,提出判定建筑年代时可以根据营造尺的性质进行尺度判断,并在其广泛应用于后期日本建筑史的研究上。
  • 学者竹岛卓一的《营造法式の研究》全书共三卷。对于总制、泥作、砖作、彩画作、窑作等进行了系统的体系研究。并将《营造法式》各卷均译成日文。河田克博等重点研究了日本近世建筑书中唐样建筑的设计技法。
  • 日本铃木充教授对于中国的《营造法原》进行了分类研究,分别从解题与台基、平房楼房、提栈、厅堂总论、厅堂及其材料等五个部分展开讨论,是对《营造法原》比较系统的研究,也为更多日本学者了解江南营造做法提供资料。
  • 欧美。由于中西方文化背景差异较大,欧美对于中国古典建筑的研究较少,以翻译介绍为主,少有专题研究。Else Glahn 著《Chinese Building Standards in the 12th Century》(1981)将《营造法式》译为英文,增加了《营造法式》的国际知名度,该书以翻译为主,注解为辅,少有研究。关于中国古典建筑研究有 Nancy Shatzman Steinhardt 的专著《Liao Architecture》和期刊论文 The Tang Architectural Icon and the Politics of Chinese Architectural History(2004)。

 

Buildings Must Die?

elevation-1

Drawings of site 5 (East Shrine) showing wear and tear

dsc07704-s

Drawings of site 5 (East Shrine) showing wear and tear

24

One of the main characteristics of buildings in Guangzhou, which has a relatively humid climate, is how humidity changes their materials. As we see in the drawings above, water has risen above the course of stone on the ground and seeped into many of the brick walls. Over time, some of the bricks are corroded.

dsc07498

When we say wear and tear, it is so very often that this is something to be repaired. The building is ‘sick’ and needs active input to stop it from its natural course. This reminds me of the book Buildings Must Die by Stephen Cairns and Jane Jacobs that talks about waste and value. In terms of traditional buildings, where do we draw the line to say that this wear and tear is a sign of the death or sign of history and value?

Another even more curious thing is: is there a Eastern/Western divide in the perception of value in historic architecture? Is there a more material understanding that exists in the Western world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he East? In many cases of repair of traditional buildings in China, the most common way is to rebuild the structure from scratch. Timber is difficult to preserve and many scholars have built on that to say that the impermanence of wood, the most basic building material in Eastern cultures, creates a culture that does not revere the material. Instead, Eastern architecture is created for transience and change.

Going back to the urban village, do the actions of the villagers align with this statement? If we take that as an assumption, what attitude should we then have towards these buildings?

Should we let them die?

Three Schools, Three Concepts

1. Tower Heritage

Like the regenerated Liede Village, the way for traditional buildings to be preserved in a urban village redevelopment was to remove and rebuild them collectively in a different area. With the amount of heritage left in Xiaozhou Village, this method would mean that some buildings will be completely erased away. Is there a way to rebuild them in a vertical tower and preserve, not the location, but the craft of construction and the spatial relationships within and between buildings? Could the tower be an exercise, like the Ise Grand Shrine in Japan, in storing the memory instead of the physicality of the materials? When the mentality for preservation is strong enough in the future, could these buildings’ memories then be reinserted into a new urban design?

1

2. Walled Heritage

The typical urban village building grows by securing the largest footprint possible with walls. Public spaces, however, are unprotected spaces there others could possibly encroach. Is the way to preserve these public spaces by creating that physical wall of protection? The resulting school would be strongly formalistic – based on traditional, inward-looking and highly efficient teaching methods. This wall would act as a boundary for the school and for the traditional buildings to be safe and monitored.

2
3. Free School

If activating the public spaces is the key to preserving the traditional buildings, then could opening up the public spaces and allowing overlaps of uses be a possible way? In this case the streets regain their function of being semi-public/semi-private spaces where there is a mixture of different uses – chatting, washing, waiting, resting, playing. The linear building then act as a vessel of activities to activate the street and public space.

3

Xian Village

dsc02026

Located right beside the city centre, Xian Village provides a huge contrast to the shiny high-rise towers. This is an urban village in demolition for more than 10 years. Many buildings have been abandoned and some are already in rubble. However, there is still a group of residents still living in the area.

One of the shrines is left only with its gate. Makes one wonder what is the place for these buildings in the city?

DSC02038.JPG

When the buildings are demolished, the interiors are exposed to the outside:

Shipai Village

dsc01994

Shipai Village is one of the densest urban villages in Guangzhou. Located right beside the Tech Street, it provides cheap accommodation right in the centre of the city.

dsc01968
Entrance separating Shipai and Tech Street

Streets inside Shipai are dark – the handshake buildings have been developed to its horizontal maximum.

There are very few traditional buildings still left in Shipai, one of them is pictured below. What I found interesting is the way that green tiles were clad all around the building to renovate it, even though the building has also been marked as a protected relic.